退出
李雪琴,脱口秀新王?
2020-09-20 14:27

文|方正 编辑|朴芳

李雪琴初中时学习很好,年级第一。

但她进高中前,从没想过考清华北大这种学校。

高一,老师在教室后贴名单,每个人写上志愿大学的名字。李雪琴当时排班级第4,前后20多名同学,填的都是清华或者北大。

只有她,填的中国政法,她觉得能考上中国政法,就光宗耀祖了。

老师让她改一改,说这样写,给大家带来影响特别不好。她说行,那改人大吧。老师说你就写北大吧,她才写了北大。

李雪琴从来不是一个爱竞争的人,日常一张“哭丧脸”是她在《脱口秀大会3》给人的第一印象,每次赢比赛,像受了多大委屈,一脸的不开心。

但就是这样一个佛系女孩,一个拍短视频的,一路斩杀各路脱口秀前辈,成了本季《脱口秀大会》“大王”的头号热门。

永不变的自我介绍,永不变的“丧丧”表情,这个长相像王建国、一口浓重东北腔、土里土气的女网红正在颠覆你对“脱口秀演员”的所有认知。

李雪琴“乱拳打死老师傅”,很可能让她打成《脱口秀大会》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脱口秀冠军。

李雪琴是谁?

在《脱口秀大会3》半决赛更新的当晚,#李雪琴才华#登上微博热搜,微博大V们、文化界人士们集体刷屏,像在举办“花式吹雪琴”大赛。

在杨天真的撮合下,她与王建国的“一建钟琴”、“雪国列车”CP,更是给本季《脱口秀大会》带来最火热的一波流量。

有网友称,王建国、李雪琴,这两名字好像七八十年代生产队的夫妻,而且是不会离婚的那种。在全民嗑CP的时代,这对独特的CP简直是一股清流。

节目里,两人半决赛时互相在段子里cue对方,双双携手进入半决赛。节目外,网友制作了满屏爱心的表情包、恋爱MV,把#李雪琴王建国好甜#也嗑到热搜。

路人看得一脸迷茫,这“大闹”《脱口秀大会》的李雪琴到底是什么来头?

“李雪琴是谁”,这不只是一句简单的设问,更是一个曾经登上过热搜的名话题。

上《脱口秀大会》并不是李雪琴第一次爆红,早在两年前,她就因在抖音上隔空喊话吴亦凡,而后居然被吴亦凡“翻牌”回应,一炮走红。

在这个全民玩梗的时代,“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的句式被抖音网友们争相模仿。

李雪琴走红是教科书级别的“蹭热度”,聪明如她,继续将这一策略发扬光大。

篮球明星郭艾伦、搜狐CEO张朝阳,甚至央视新闻都成了她喊话的对象,这些人也一一回应她,“追星锦鲤”“抖音网红”成了她身上的第一波标签。

随后是她令人瞩目的学霸人设:北大毕业、纽约大学海归。

在中国,北大毕业名校光环本身就容易陷入话题中心,而当“北大才女”与“东北网红”两个身份戏剧性地集合在一个人身上,她不红有点天理不容了。

“北大才女当网红”,它带来话题,也招来骂名。人们想当然地质疑她“浪费教育资源”,岂料这姐们真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回怼:

“我北大毕业,就想当废物”,“北大毕业的怎么了,北大毕业就不能当网红吗?”,“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值得尊重和理解的,你不应该用一个很标准的价值观去说教别人或引导别人”。

语出惊人的她一边被骂,一边也收获了一批忠实追随她、认同她的拥趸。真实、虚无、习惯嘲讽、反感崇高,拒绝迎合主流价值观,佛系丧文化的“反骨”价值观,李雪琴背后站着一大批当下的年轻人。

抖音网红、追星锦鲤、北大“最土”才女、丧文化代言人,李雪琴身上有无数标签和人设,你很难定义她。不过,到了《脱口秀大会》上,这些都不重要,“被李雪琴笑死了”,是这个舞台给予她的最高赞誉。

李雪琴式脱口秀为何那么炸?

在李雪琴来到《脱口秀大会》前,公众对于“短视频网红能不能讲脱口秀”心底是存在严重怀疑的。

第一轮突围赛时,在雪琴出场前,她的抖音“前辈”老四先表演了一波模仿呼兰、庞博的趣味桥段,节目效果拉满的同时,被广为质疑“这不是脱口秀”。到了第二轮比赛,没有参透脱口秀秘籍的老四果然发挥失常,早早地与观众告别。

李雪琴登场的叙事套路则是欲扬先抑的。

节目一再放大她在后采中表现出的不自信、不安、佛系,让你一再降低对她的期待值。可没想到,当她上场讲述了一段与自我人设极为匹配的“我是网红”时,观众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拽入进她的故事中,越听越上头。

与老四相似,李雪琴式脱口秀第一大特点是“接地气”、“亲民”,这或许与她长期深耕短视频与粉丝亲密互动的“职业经历”有关。

文本内容来自普通人亲身经历,辅以敏锐的生活细节观察,让观众自然与她拉近了距离感。第一场借网红话题透露“北大毕业生”身份,第二场借找对象告知单亲成长经历,李雪琴的每一场演出都在给观众加码她的人设印象。

李雪琴式脱口秀第二招,是她的文本内容与人设高度搭配。

她的口音,她不出众的外表,她委屈的表情,她表现出的草根气质,都会让观众特别相信她说的“倒霉遭遇”都是亲身经历,而言语中无意透露出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比如怀疑老板想得到我)与她的弱人设又形成强烈戏剧反差,观众觉得这孩子又心疼又好笑。

第三招,则是她极其擅长借别人的梗来二次造梗的能力。

第一场借抄李诞段子的例子,讽刺网红抄袭脱口秀内容来创作的行业乱象的同时,巧妙输出了“我是来《脱口秀大会》上货了”的包袱。第四场更是借李诞说她天赋异禀的原话,产出了“我没有天赋,我只有一个饼”的经典金句。

当杨天真说出李雪琴跟王建国很般配的观点时,李雪琴也反应奇快,以表达对建国爱慕的同时塑造了一个“迷妹”人设,不拒绝CP且善用CP造新梗,这样自然、即兴的创作是最能引起观众广泛共情的。

相比专业的脱口秀演员,李雪琴的成功有点“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味道。

看杨笠、rock的表演,他们一直在传递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这样的脱口秀听了“有内容”、受启发,在市面上很受欢迎。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听脱口秀还要讲道理,又没那么好笑,是不是违背了脱口秀的初衷。

李雪琴几乎是站在“观点输出型”演员的反面,她表演的内容只展现生活的本真状态,反价值观输出、解构严肃,她的成功,是把脱口秀这门古老的艺术形式回归到它最初的本原,生活就是幽默本身。

“李雪琴现象”意味着什么

在本季《脱口秀大会》开播前,卡姆吸毒、池子出走,李诞和他的笑果文化公司刚经历过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公关危机。加之新冠疫情对节目录制、观众心理状态的影响,《脱口秀大会3》是在一片叫衰声中艰难开局的。

重竞技对抗的节目赛制褒贬不一,但一定程度上,间接造就了本季节目“新人辈出,老将疲于应战”的激烈场面,一跃成就了观感最好的一季《脱口秀大会》。

如果说《脱口秀大会》本质上是笑果文化的团综,那么第三季,这部团综才走上“新老演员人人都是主角”的正轨。

杨蒙恩、何广智、豆豆等脱口秀新人在本季节目大放异彩,第一次参与节目录制就最终进入半决赛,堪称“草根们的全面崛起”。

不过,这些选手大多都是在线下脱口秀界早有名气的“伪新人”,他们的成功,是国内脱口秀培训和造星机制日趋成熟的行业标志。

反观李雪琴,第一期节目才第一次登场说脱口秀的她,才是半决赛所有演员中实实在在的“新人”。她的跨界成功给了其他行业从业者跨界脱口秀的信心,脱口秀也需要其它领域的新鲜血液输入,才能永葆行业的活力。

与其说是李雪琴需要《脱口秀大会》,不如说是《脱口秀大会》需要李雪琴。

当大众对脱口秀的印象趋向于“太讲道理”的同时,我们需要李雪琴这样更接地气的内容把脱口秀拉下高级喜剧文化的神坛,回归最本质、真诚的幽默中来。

另一方面,长久以来,中国文娱市场一直缺乏女性喜剧人。颜怡颜悦、杨笠、赵晓卉、李雪琴在《脱口秀大会》这一季的突出表现,让我们看到了女性脱口秀演员崛起的力量。

而相比其它几位女演员还在输出“女权主义”观点的时候,李雪琴是几个女性当中最敢于袒露“自我”,把真实一面完全展露给公众的那一位。

女性勇于展现自我、勇敢说出自己真实想法,而不是迎合社会眼光,这或许才是真正女性力量的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说,说出“北大毕业的不能当网红吗?”的李雪琴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女性喜剧人。

我们期待喜剧界能走出更多的“李雪琴们”。

全部评论
评论 0 140 0 分享 136 收藏 192
广告
推荐阅读
李雪琴,脱口秀新王?
2020-09-20 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