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
安倍之后,日本是否会再次陷入“短命首相”怪圈?
2020-09-01 11:21

经历“断肠之痛”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2803天的长期执政纪录载入史册。2012年12月安倍开启第二任期时,日本已经在7年里换了7任首相,换相速度之快堪称世界政坛一景,因此也流传着日本“短命首相”怪圈或魔咒的说法。

“记住一个日本名字本来就难,有时刚记住一个首相的名字,他们就换人了……”。2010年巴西时任总统卢拉曾调侃这个亚洲国家的政坛动荡。而安倍的出现,让这一扇快速旋转的日本相位“旋转门”停了下来。

2020年8月28日安倍宣布辞职,日本股价应声暴跌。《日本经济新闻》评论,海外投资者担心日本再次重返“短命首相”的时代。日本京都大学大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中西宽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日本是否会重返“短命政权”,影响因素是复杂多样的,众参两院选举、自民党内有多少干将、内阁支持率等都将成为安倍接班人的严峻考验。

“长命”与否面临经济、选举两道坎

疫情防控、经济复苏、东京奥运会延期……日本新首相一上台就不得不面对一系列棘手问题,其中挽救经济迫在眉睫。在疫情打击下,日本第二季度遭遇65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GDP环比萎缩7.8%,按年率计算萎缩27.8%,跌幅远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数值。

“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日本新任首相很可能做不长久。”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向澎湃新闻指出,受疫情影响的经济衰退,即使是安倍也无力回天,他辞职一方面是健康问题,另一方面可能也认识到自己无法再助推经济增长。

“下一任首相不论由谁来当,都面临着复苏经济的巨大压力,同时疫情防控不力也会打击经济。如果短期内经济无起色,民众怨声载道,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很难保住原有席位数量,‘一党独大’的地位将会受到威胁,相位可能不保。”周永生说道。

经济低迷也是十多年前日本频繁换相的大背景。1990年泡沫经济破灭终结了二战后日本经济持续增长的奇迹,此后20年GDP增长以龟速爬行,而且进入21世纪后还面临愈发严重的通货紧缩问题。从安倍第一任期到后来的数届日本政府,都正值日本经济下滑,福利不断缩水的时期。

除了经济难题外,陆续到来的众参两院选举也将成为新任首相的“大考”。中西宽认为,两院选举败北是首相“短命”重要原因之一。最晚明年秋季众议院将举行选举,参议院选举将在2022年举行,新任首相上任之初就将面对艰难的选战,安倍在任时,自民党在各个选区的争夺实际上就不轻松,“安倍一强”时代结束后,更加考验新领导人的能力。不过由于反对党也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这对自民党来说减轻了一部分压力。

根据日本实行的议会内阁制,众议院选举决定着内阁的进退和首相的去留。历史上,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麻生太郎与野田佳彦,均由于所属政党在众议院选举中败北而辞职。而参议院选举也被视作日本首相的“鬼门关”,安倍首个任期开启不到一年迎来了参议院选举,不幸惨败,使自民党立党50多年来第一次在参议院沦为第二大党。《朝日新闻》在2007年参议院选举后发起民调,56%的民众认为安倍应该下台,对安倍内阁造成重击,这也是导致他在2007年9月迅速辞职的原因之一。

自民党的派阀博弈和人才危机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8月31日报道,日本自民党探讨于9月17日选出新任总裁。一般情况下,总裁由自民党籍的国会议员、全国自民党党员和党友投票选出。但是紧急情况下,也可在众参两院的议员总会上决定继任者。负责选举工作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31日表示,选举方式初步定为以两院议员总会的方式进行。

“若省去地方党员投票环节,自民党总裁的人选将取决于党内有影响力的派阀的意向。”中西宽认为,这种选举方式将加剧自民党派阀斗争,党内分歧也会影响首相能否长久执政。

据日本《每日新闻》8月31日报道,目前自民党内7个主要派阀正在紧锣密鼓地召开会议,商议在此次大选中如何选边站,最大焦点在于安倍所属的细田派如何选择,因为这是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拥有98人。周永生分析,细田派的最终选择将起到风向标的作用,可能会带动其他摇摆不定的小派阀一起支持某位候选人。而各个派阀的大佬都不希望首相之位落入其他派阀之手,因此就会出现即使同党,不同派阀也会暗中较劲拉现任首相下马。

在自民党执政史上,最为激烈的派阀斗争当属 1979 年的“四十日抗争”事件。在当年的众议院选举中,自民党仅以极其微弱优势保住半数席位,党内福田派、三木派和中曾根派要求首相大平正芳引咎辞职。大平不从,并在田中派的支持下与对立派阀抗衡,结果自民党展开了长达40天的内部斗争,史称“四十日抗争”。尽管大平最后保住了首相职位,但自民党裂痕扩大,多个派系唱反调使许多政府议案无法通过。大平政权摇摇欲坠,在野党次年提出内阁不信任案,大平正芳被迫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一个月后,心力憔悴的首相突发心脏病去世。后人评说,大平正芳用生命换来了党内抗争的胜利。

除党内派阀斗争外,中西宽指出,目前自民党控制的政权能否稳定还与党内干将的多少有关。“目前自民党内有一些颇具能力的成员,但数量很少。20多岁至40多岁的党员中,大多数与基层的联系非常薄弱,而且他们锻炼政策能力的机会普遍较少。”

日本《产经济新闻》8月28日评论称,强势首相执政期间,自民党年轻议员几乎没有经历艰难选战的经验,接下来的众议院选举,如果自民党内有能力的干将过少,无能之人难免会落选,争取到的席位将减少,势必影响内阁的威信。

全部评论
评论 0 165 0 分享 105 收藏 134
广告
推荐阅读
安倍之后,日本是否会再次陷入“短命首相”怪圈?
2020-09-01 11:21